【小说大丑风流记】隋萌家的四个小婊子 (删减版 3 下)

隋萌家的四个小婊子

. 【隋萌家的四个小婊子】(删减版) 作者:yaya902022年4月16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[过原信息:篇都是过原,过者勿入,不够变态者勿入]本章已经删改,并且保证再也不会出现违禁内容,维护论坛和谐从我做起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 第三章:社区服务小队(下) Part:3 周三的清早,隋萌摆了监狱里的刽子手和狱卒。来到牲口圈帮衬三女儿狗婊子小叶。 母女二人和这些畜生大战一天,入夜后,小女儿臭婊子悦悦也加入战斗。战斗持续到半夜,母女三人才各自沉沉睡去。 周四的早上,隋萌率先醒来。就在隋萌看向旁边的臭婊子时,臭婊子也醒了过来。臭婊子看着自己的妈妈。无声的笑了笑,然后轻轻的挪开搭在自己上的狗爪子,也爬了起来。 “悦悦早上好啊。” “妈妈早上好。” 母女二人打完招呼,她们俩没有理会在狗窝深处睡得死死的狗婊子,而是爬到了狗窝的门口。隋萌刚想站起来,翻栅栏离开就像她来时一样。这时臭婊子拉了拉隋萌的手,说道:“一会儿送泔水的人会来,到时候我们让他玩儿一会儿就可以从大门离开了。” 隋萌问道:“为什么不能翻栅栏离开。” 臭婊子说道:“如果我不让他玩儿一会儿,他就会狠狠的打三姐出气。第一天的时候,我就是踩着三姐翻栅栏离开的,结果我晚上回来的时候,三姐的嘴和下体都被他打出血了。所以第二天我就在门口等着他,求他肏我,不让他再去三姐了。” 隋萌跪在臭婊子边,揽着她,轻轻的在她的小脏脸上亲了一口,说道:“我们家的女孩子都是好样的。你那个狗婊子三姐也是,我问她怎么回事,她还说自己来月经了。” 母女二人说话的功夫,狗窝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。一个蓬头垢面,胡子拉碴的中年人走了进来。他上穿着一件又破又烂,脏的看不出颜色的无袖布上衣,一根破绳子系在腰间,子都烂到了小腿,脚上连鞋都没有。看这个打扮不是城堡里的人,应该是下面镇上的穷鬼,靠把镇上的泔水拎进城堡喂猪狗而生。手里拎着一个泔水桶的中年人,看到臭婊子还有一个漂亮的女人跪在门口,意的笑了。 隋萌刚看到这个送泔水的人嘴里黑黄的烂牙,就被臭婊子拉着给这个人磕了个头。 “臭婊子恭迎主人。” 隋萌也跟了一句:“恭迎主人。” 送泔水的人问道:“这是谁?” 臭婊子知道他在问隋萌。于是说道:“她是我们的妈妈,也是大主人(医生)养的一个婊子。” 隋萌连忙起,出讨好的笑容说道:“大婊子见过主人。” 送泔水的人本来觉得,这女人看上去还挺漂亮的,结果一问发现是个生了好几个孩子的老屄,这不得四十岁了。想到这里,送泔水的人就对隋萌没了兴趣。 隋萌见送泔水的人对自己似乎没什么兴趣,便升起了一丝丝胜负。她连忙坐在地上,撇开双腿,把下体了出来,用手扒开两瓣,把道口暴在这个人面前,说道:“我的屄看起来老,其实可紧了。求您了,快来肏吧。” “有小屄我肏你这老屄?!” 说着,送泔水的人就一脚踢在了隋萌的下体。 隋萌猝不及防,被踢了个结实,痛苦的嚎叫一声,捂着下体,在地上打起来。送泔水的人看着隋萌的丑态,哈哈大笑起来。 臭婊子在一旁也应和道:“踢得好,主人。这老婊子天天发,踢烂她的老屄才好呢。主人真厉害。” 说完,臭婊子就跪行两步,抱着这个人的大腿,把脸凑到他臭的裆处,隔着子不停地摩擦着他的巴。然后臭婊子觉得送泔水的人有了些许反应,就迫不及的解开他的子,扶着那根又黑又臭的巴舔了起来。 过了一会儿,这个人的巴就被完全舔硬了。臭婊子这时候说道:“主人,快点当着这个烂婊子的面肏我,羡慕死她。” 这时候隋萌也了过来,然后跪在这个人的面前,说道:“谢主人的赏赐,老屄被您踢得好爽啊。”说完就开始低头亲这个人刚才用来踢她下体的脚丫子。送泔水的人见隋萌如此,巴更加坚硬了。 隋萌见到这个人已经跃跃试了,于是提议道:“不能让土脏了您的体,这样吧,我抱着这个小婊子,您站着肏她就行。”说完,隋萌站到臭婊子后,让臭婊子蹲起来。隋萌的双手抄在臭婊子的腿弯处,像给小孩子把尿一样,把娇小的臭婊子抱了起来。抱起臭婊子的隋萌还往下调整了一下,好让臭婊子的小臭屄对准这个人的巴。 “请您尽的肏这个小婊子吧。”“主人快进来,爆我的小屄!”母女二人同时开口, 这个人看着母亲抱着女儿求自己肏的场面,再也忍受不住,挺腰突刺。“噗叽”一声了进去. . . . . 肏完臭婊子以后,这个人随手舀了一瓢泔水倒在了地上,作为赏赐。隋萌和臭婊子连忙扑到地上争抢起脏污的泔水还有为数不多的菜根、碎骨。送泔水的人看着正撅着腚争抢地上泔水的母女二人,意的笑了。 一想到狗窝里还有个母狗似的女人,下面不由得又有了反应。一会儿我要用腰带把那只母狗吊在木梁上肏。想到这里,他连忙在隋萌肥的大上踢了两脚,然后拎着泔水桶往狗窝里走去。 吃完这顿意外的泔水早餐,隋萌和臭婊子也要去吃真正的“早餐”了。母女二人一前一后爬出了狗窝,往守卫的屋子爬去。 隋萌和臭婊子爬进守卫的屋里时,烂婊子正被前后击着。下面的道和眼儿已经几天几夜没有合上了,嘴巴也机械似的吐巴。早就被玩弄的如同烂一般的她,成了任凭守卫们摆布的玩。守卫们看着爬进来的母女二人,出了邪的坏笑. . . . . . 肚里灌了守卫们的屎尿,下体又灌了守卫们的。收获、幸福的母女二人,又来到了监狱里。监狱里,被了几天的婊子依旧在蹦乱跳。嗯,真正意义上的“蹦乱跳”。狱卒们在地上铺了一层火红的木炭,然后把婊子丢到木炭上。婊子赤脚踩在火红的木炭上,被的乱跳;脚丫子被烂,站不住的婊子跪在了木炭上,继续乱扭;最后实在支撑不住,躺倒在木炭上,开始打。对婊子的“乱舞”很意的狱卒们,一人一泡尿拯救了婊子。婊子被救了,但是少喝好几泡尿的隋萌和臭婊子就不意了。生气的母女二人,一人头上套上一个便桶,化吃屎女神和臭粪圣女,狠狠的榨取了一波邪恶狱卒们的,然后得胜离去。 不过下午,吃屎女神和臭粪圣女就在她们的圣殿:“厕所”里,被邪恶势力报复了回来。 中午没有休息的隋萌和臭婊子正跪在粪坑前,她们刚把肚子里存了大半个上午的屎尿吐到粪坑里。没错,其实她俩上午的任务就是化人形粪桶,把屎尿收集起来,通过人体运输的方式,运送到公共厕所的粪坑里。每隔一段时间,镇子上的农民就会运走这些屎尿,去制作肥料。 所以上午是工作是任务,下午才是隋萌和臭婊子享受的厕奴时间。 相互舔干净嘴角屎尿的母女二人,刚在厕所里跪好,下了值的守卫们,就组团来厕所排,来关照隋萌和臭婊子的厕奴生意来了。 隋萌看着走进来的守卫们,恭恭敬敬的磕了一个头,然后器说道:“欢迎各位主人来观看我们娘俩的厕奴表演。表演节目有:“喝尿比赛、撒尿闭环表演、搅屎棍自比赛、特殊表演。首先是第一个节目:喝尿比赛。请各位主人把面前的酒瓶装吧。” 守卫们一人一个类似啤酒瓶的透明空瓶子,很快就给隋萌和臭婊子提供了八瓶黄新鲜的尿。 隋萌和臭婊子对面而跪,一人面前摆了四瓶尿。很明显比赛项目就是看母女二人谁先喝完这四瓶尿,其中赢得人可以被守卫们群一次,而输的则要被守卫们轮流踢下体一次。 随着守卫的一声令下,隋萌和臭婊子都迅速的端起一瓶尿,然后仰起脖子,就往嘴里灌。仿佛喝的不是新鲜还带温度的男人尿,而是新鲜的啤酒。两个厕奴的喝尿比赛,愣是喝出了拼酒的架势。 第一瓶,母女二人同时举起,同时放下。 第二瓶,母女二人几乎同时举起,同时放下。 第三瓶,臭婊子的速度明显比隋萌快了半拍。 第四瓶,臭婊子举瓶的时候,眼神里明显的带着一丝挑衅,仿佛自己赢定了。隋萌也跟着举起尿瓶,同时嘴角挤出坏笑。正是这坏笑让臭婊子心头一突。只见隋萌仰头举起尿瓶,瓶口塞进嘴里,手拿着尿瓶的底部使劲的一转,瓶子里的尿也跟着旋转了起来。然后瓶里的尿就如同抽水马桶冲水一般,打着旋儿,快速的消失到了下水道(隋萌的食道)里。 结果很明显,隋萌比臭婊子快了一步喝完了四瓶尿,赢得了喝尿比赛的胜利。 得意的隋萌对着丧气的臭婊子说道:“小臭屄,你还嫩呢,回你妈的老屄里重造一下去吧。” 随后,隋萌又放肆的说道:“不行,你的爸爸们马上就要爆肏你妈我的老屄了,所以,你还是进你妈我的臭腚眼子里吧。”说着还撅着大拍了拍。 接下来的颁奖环节,让整个厕所充了隋萌的浪叫和臭婊子的惨叫。 第二个节目叫撒尿闭环,其实就是母女二人以69式相互舔屄,直到舔尿对方,喝掉对方的尿,以看谁漏的尿少判定输赢。最后是臭婊子赢得了胜利,获得了守卫的群奖励。而在隋萌的强烈要求下,对她的惩罚从踢下体改成了踢头。 十几个守卫,每个人一脚下去,隋萌都是眼前发黑、天旋地转。可是体质极好的隋萌愣是抗住了,没有被踢晕。同时也收获了一颗又红又肿的大猪头。臭婊子看着被踢成猪头的妈妈,心里得意极了。 而后,隋萌和臭婊子还进行了搅屎棍自比赛,一人一根搅屎用的棍子,用有屎的那一头屄自,看谁先尿。最后臭婊子再一次赢得胜利。不过这一次臭婊子没有被肏,反而是隋萌被倒立过来,搅屎棍子打屄十下,从而喜提大肿馒头屄。 最后就是母女二人的炫技时间了。隋萌表演倒立拉稀,臭婊子就表演尿洗眼珠子;隋萌表演一个臭脚丫子同时屄眼儿,臭婊子就表演一个鼻子眼儿喝尿. . . . . . 总之,隋萌和臭婊子母女二人的变态恶心表演,让守卫们大开眼界,同时也对这对儿母女厕奴的程度有了新的认识。最后,守卫们临走时,特地把这对儿母女厕奴丢进了大粪坑里。 看着被头朝下丢进粪坑里的母女二人,上半扎在屎尿里,下半一边拉屎喷尿一边胡乱踢腿,守卫们纷纷大笑道:“你们俩就在这里着吧。” 两只母蛆吃屎去吧,赏你们了,不用谢我们。” “以后想吃屎就来求我们好了。” “猪都比你们干净。”然后大笑着离开了。 母女二人十分听话的在粪坑里泡了一夜,直到清晨才爬了出来。继续执行新一天的厕奴任务。 当隋萌和臭婊子爬到守卫的屋门外时,听见了里面烂婊子(大姐蓉蓉)的惨叫。说是惨叫似乎有些不准确,准确的说更像是被的神志不清时,类似母兽一般的嘶吼。 隋萌和臭婊子连忙大声道:“大婊子/臭婊子请求主人赐下神圣的排物!” 她们的叫声吸引了屋里的守卫,一个守卫打开门,看着母女二人,说道:“吃屎都得求我们赏给你们吃,真是比蛆还下。”隋萌和臭婊子得到允许,爬进了屋子。臭婊子没有乱看,而是爬到了屋子的角落,那里有一大一小两个便桶,大桶装的是尿,小桶装的是屎。而隋萌则抬头寻找烂婊子的影。 此时的烂婊子被吊在房梁上,双臂被倒绑在后,双腿被掰成了一字马,两个守卫一人推着烂婊子一条腿,正在转圈圈。这不是最可怕的,最可怕的是一根桌子腿似的方形木棍,正一头在烂婊子的道里,一头在地上。而且很明显的是,在地上的木棍没有转,而被在木棍上的烂婊子却是在被两个守卫推着转个没完。 粗糙的方形木棍早就磨烂了烂婊子的道,这下烂婊子的烂屄真的成了名副其实的烂屄。血不要钱似的,从烂婊子的下体流出,地上已经有一小滩血迹了。 隋萌连忙对着守卫磕头,说道:“主人们,快饶了奴的女儿吧,她还小。这样会把她玩死的。你们要玩就玩我吧,把我上去转,求求主人们了。” 一个看热闹的守卫一脚踢开隋萌,说道:“昨天头儿肏这个烂婊子的时候,居然让这个烂婊子喷了一的稀粪汤。这是对她的惩罚,而且这个惩罚方式是她自己提出来的。至于玩儿死她,领主说了,玩死了就丢到狗窝里喂狗,然后给我们换一个一模一样的新奴。” “是啊,领主真是伟大。” “复吗?还是领主说的那个新词,叫什么来着?” “克、克什么隆。” “克隆。话说这是法师或者男巫(亡法师)的法术吧。” 隋萌听到他们的谈话,不由得有些楞。医生这是又解锁了什么神奇的外星黑科技了吗?为什么没给自己说? 这时医生的即时魂通信在隋萌的脑子里响起:你昨天晚上泡在粪坑里睡得很香,所以我就没打扰你。“圣石”的充能完成了,解锁了新能力。可以在吸收死掉新族的魂,然后一些能量,复她。 这么不科学吗?隋萌在脑海里问道。 你能转化为新族并且生育新族的女儿才是最不科学的。医生回道。 反正我们就是可以随便玩儿,随便浪了,是吗? 此时正在城堡大厅里的医生一摊手,回应道:复耗费的能量是巨大的,目前能量只能复两个。当然了,只要不死,断肢再生什么的,不仅容易而且耗费比较少。所以,你们可以相对浪一些,但是不要往死里浪。反正攒能量也是你们的工作,浪一些攒能量就多,能量多了,你们就可以更浪了,良循环了属于是。 那还等啥,我也要被在上面转!隋萌急匆匆的回应道。 目前城堡里这些人玩你们提供的能量已经不够多了,下星期送你们去镇上,那里有两百多个男人,大批的能量。等“圣石”再升一级,我就可以把四个小妞送去人间了。然后为祸人间,壮大新族。能量足够多了,我们就把人间会变成圣土。让所有的男人都能纵享受,所有的女人都能再生不死。和隋萌对话到这里,医生的魂音调也跟着高昂了起来,在城堡里的本体甚至发出了洪亮的大笑。笑声看似没有传出城堡,但是带来的魂波,却如同水纹一般向四周开,涤整个圣土. . . . . . 【未完续】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青年小说 » 【小说大丑风流记】隋萌家的四个小婊子 (删减版 3 下)